杭州一个老社区的故事 折射出城市治理的变革

  漫步小河直街,感受一个杭州老社区的变与不变。 张闻涛 摄

浙江在线1月3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 吴雅茗 吴佳妮 马赛洁)这个冬天,杭州拱墅区小河社区主任于丽萍有点忙。她管辖的“领地”里,来了许多“大人物”:阿里的王坚博士、中电海康集团的负责人……市里市外参观考察的人群也一拨接一拨。

人们来到小河,是因为这里诞生了新玩意——“城市眼云共治”管理模式。这是杭州第一个在社区、街道试点成功,纳入到“城市大脑”建设的项目。

当我们走进小河社区蹲点采访时,却发现运河边这个只有0.53平方公里的老社区里,除了“城市眼”,还有更多故事刷新了我们对老小区的印象。听着居民的讲述,我们发现,小河这个古老的社区,伴随着静静流淌的运河水,在不动声色中蜕变,滋长出绵长的生命力。

  记者吴佳妮(右)和采访对象在交谈。马赛洁 摄

告别黑臭河,

姚宅传人感叹:一步步走来真不容易

冬日,暖阳透过小河边枫杨树的枝叶,洒下一片斑驳。68岁的姚桐枝手捧一杯茶,和女儿姚天虹坐在亲水平台上聊天。这里,是姚桐枝去年10月开的茶座,女儿当上了茶座掌柜。

姚桐枝是我们最早去拱墅采访时,认识的第一位小河居民,祖上是运河边开办工厂的大户人家。他告诉我们,西塘河流经大关至勾庄这一段,河道变得窄小,人们习惯称之为小河,小河社区也因此得名。

1950年,姚桐枝出生在小河东河下的姚宅,从此再也没挪过地方。他说,一开始是没条件,后来环境越来越好,日子也越过越好,舍不得走了!

童年的姚桐枝,跑遍了小河东河下这片地方。那时候的小河,河水清澈,两三米深的地方依旧清可见底,河道内小船如织。上世纪60年代,随着莫干山路沿线工厂越来越多,快船变成一天仅一班的小火轮,小河也变成了黑臭河。

“那是一种特殊的臭味。”姚桐枝回忆道,“混合了制药厂、墨水厂、造纸厂等等排出来废水的味道。”那时候的拱墅区,是杭州的工业大区。

转变发生在2014年,那一年,姚桐枝刚好退休,也听到了许多新名词:“五水共治”、截污纳管、污水零直排2.0模式……与此同时,姚桐枝发现,身边的运河水和小河支流水一天天变清了。他不知道的是,这10年来,拱墅已陆续关停搬迁了2000余家落后产能企业。

小河水变清了,小河直街改造也在居民的关注下完成,还有了“最老杭州”的昵称。

“大家都觉得特别有味道。”2018年夏,姚桐枝想在家门口的亲水平台上开个茶座。

“这个平台曾是我家老码头,后来变成堆杂物的地方,改造一下也是改善环境。”原来,由于平台性质的问题,他以为营业执照的审批特别麻烦,没想到街道很开明,认为是好事就帮他沟通,把证顺利办了下来。

现在,茶座成了小河边游客休闲的好去处;没有客人时,过路街坊就在这儿歇歇脚。

在姚天虹眼里,小时候到武林门是“进城”,没想到现在家门口就是市中心。姚桐枝则笑说,女儿这一代人还是没吃过什么苦,觉得生活本来就应该这样,“但我知道,这一步步走过来很不容易,历史的车轮似乎就在我眼前,滚滚向前。”

三代与运河为伴的老船工陈寿泉告诉我们,当年夏夜,他和父母躺在甲板上,凉风夹带阵阵腥臭袭来时,从没想到有一天,两岸会复绿,碧水会重来。“那时填饱肚皮最要紧,要组织工业化大生产,要提高劳动生产率,奔向四个现代化。谁能想到,有一种发展,叫‘绿色发展’呢!”

说这话时,一只白鹭不知从哪窜出来,绕着会安桥滑翔两圈,落在了堤岸旁的枝丫上。看到此情此景,我们和陈寿泉都会心地笑了。

  老人们在“阳光餐厅”享用午餐。马赛洁 摄

是引领,非迎合

这样的阳光老人家:为老人找到时代归属感

沿着余杭塘河畔一路向西,转过勤丰桥,两幢黄色的小楼分外显眼。这就是小河社区去年10月开张的“阳光老人家”。中午,穿过塑胶铺就的大院子,步入大门,映入眼帘的是满满的宜家风和文艺范:温暖的橙黄色,大大的落地窗,带落地镜的舞蹈教室……全无暮气沉沉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qipaiabstract.com/a/ganhuo/412.html